17岁少女吸食摇头丸死亡 事前疑被4男子带走性侵

躺 在床上的李悦“呃”了一声,那更像是一下来自喉咙的“咕隆”,室友冯田园看着李悦无力地闭上双眼,再无任何气息。10月20日晚上10时许,湖南岳阳女孩 李悦走完短暂的17年人生,9月30日她从长沙来到东莞,10月20日凌晨6时,这个身材修长的漂亮女孩,在东城一家夜宵排档,被同桌的4名男子带走,整 整10个小时后回到出租屋已神志不清,浑身多处淤青,送医查出曾吸食摇头丸,两小时后不治身亡。莞城公安分局步步高派出所受理了这起案件。家属想知道的 是,好端端的一个孩子,为什么说没就没了,“那10个小时里,那些男人到底带李悦去做了些什么,回家后产生幻觉,是谁给了她摇头丸,身上那些斑驳伤痕是谁 打的?”

消夜

17岁的李悦今年上半年在长沙某卫生学校辍学,其后在当地一家手机店上班,直到9月30日,被初中同学冯田园带 到东莞。1997年出生的冯田园与李悦是初中同学,前者早在去年来到东莞一直在酒吧从事“业务”工作,所谓业务,“就是在酒吧从事酒类推销。”今年9月 30日,她从长沙将李悦带到东莞,“因为这边的酒吧都需要女孩子,李悦在长沙的收入又不高。”

到东莞第一天,冯田园就带着李悦去了万江一家酒吧,“陪一些男人喝酒。喝酒不要钱,还有得玩,所以就去了。”冯田园称,在李悦来东莞的20余天时间,他们辗转万江、东城、石龙多家酒吧。

10 月20日,事发当天凌晨,冯田园称,两人19日晚刚从石龙一家酒吧结束派对,“一个叫‘勇哥’的男人让我们去吃夜宵。”夜宵地点在雍华庭附近的一个大排 档,“对方4个男人,加上我和李悦一共6人。”早上6点,一夜未曾睡觉的冯田园起身离开,“她还不想走,劝不过我只好先回。”在住处,冯田园又在微信上催 促李悦早些回家,一直不见回复。

失联

10月20日,“失联”10小时后,当天下午4时,李悦终于回到位于东城的出租屋。“我不知道是谁带她回来的,整个人疯疯癫 癫。”听到拍门声,冯田园打开门发现李悦非常亢奋,“腿上手臂上脖子上都是淤青,整个人神志不清,到外面找了一把扫帚,进屋就打,说满屋都是蛇和老鼠。”

那 天下午,冯田园大概记得李悦至少洗了20几次澡,“后来里面什么也不穿,披着一条浴巾又跑到外面去找扫帚打老鼠。”大约下午6时,出租屋管理员刘成,看见 没穿衣服的李悦在巷子里跑来跑去,和另外一个同伴,合力一起把她拖回屋去,“我看这孩子肯定是受了刺激,精神出了问题,还让小冯赶紧给她爹妈打电话。”

送医

随后,冯田园叫来李悦上班地的老板罗某。“罗总说应该是被人‘下了药’,赶紧送医院。”冯田园和一名男同事,架着李悦前往医院就诊。诊断结果证明,李悦在过去48小时之内吸食了摇头丸。

“医 生开了一些药,建议在医院观察,但是她说自己没吸毒,不愿意就诊,只好回去。”在回去路上,李悦一个劲地跟冯田园讲,“出租车上都是蛇和老鼠”,他们只好 步行回家,那时候已经晚上9点30分,“她喊口渴,我喂了几口水给她,她终于睡倒在床上,稍微安静下来。”不久,冯田园听到李悦的喉咙发出“呃”的一声, 然后就没有了气息,120急救车赶到,医生证实李悦死亡。

追问

从当天凌晨6时到下午4时,接近10个小时,李悦处于“失联”状态,朝夕相处的冯田园也不知她去了哪。

李悦离世之后,李悦的父母、姐姐分别从浙江义乌和河南许昌赶到东莞,在殡仪馆见到了李悦的遗体,四肢和脖子布满淤青。“我们不明白,她在岳阳上班好好的,怎么就到了东莞呢?”

李悦父母无意责备冯田园,但是李悦死亡的真相,他们必须弄清楚:是谁让李悦吃了摇头丸?那10个小时,她被带到了哪里?那些人对李悦做了什么?

前日上午,李悦父母再次前往受理该案的莞城步步高派出所,负责该案的庾姓民警表示,目前尚未正式立案,案情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至于李悦身上的伤痕和是否遭受性侵,以及摇头丸的来源,他们暂时无法告知。

疑点

消夜时发生了什么?

当 天“勇哥”等人与李悦等人消夜的位置,位于雍华庭对面的涡岭商业街,是一家川味大排档,每天下午5时开档,直到次日上午关门。老板娘苏女士对20日凌晨的 那场消夜仍有印象。“那个‘勇哥’是我的熟客,我们一般叫他猴子”。苏说,当天“猴子”曾经吃完离开,没多久又带着一帮人和两个女孩吃第二次,“我当时很 好奇,跟他说怎么又饿了。”

苏女士记得,冯田园大概在6点先走,“身材高挑长相俊俏的李悦,酒量似乎很大,跟几名男子拼了好几瓶啤酒。”这桌客人离开时已经是上午7点,“他们打了一辆的士,带走了那个漂亮女孩,方向不明。”这几天,苏女士也未见“勇哥”再来吃饭。

在“勇哥”工作的东城某酒吧,行政人员查询到他的考勤记录,李悦死亡几个小时之后的10月21日凌晨2时,“勇哥”打了下班卡后,再也没有到酒吧上班。

关于吸毒

李悦死后,冯田园在接受警方调查时,也做了相关检查,证实没有吸食“摇头丸”。冯田园称,事发前李悦和“勇哥”曾有过接触,“说他吸毒,不想再和他来往。”冯田园曾看见李悦删掉了手机里“勇哥”的联系方式。

东华医院当晚值班的姚医生在事发多天之后,仍能回忆这个长相俊俏的高个女孩,“很显然是吃了摇头丸,我建议她做个尿检。”检查结果证明了姚医生的判断,他让李悦留院观察治疗,并开了一些解毒的药物。

“光是我们科室,一年都要接诊数十上百例这样的女孩,吃了摇头丸之后产生幻觉又哭又闹。”至于李悦死亡的原因,姚医生分析,摇头丸致人死亡的可能性是“过量”,再者就是因为吸食毒品产生恶心呕吐窒息而死,“李悦死亡的医学原因,还有待法医鉴定。”

他们对李悦做了什么?

家属在殡仪馆看到李悦身上布满淤青,“那天回来确实身上有不少伤”冯田园说,那天回来她穿着肉色长裙,所以她只看见了李悦手臂上的伤痕,东华医院急诊室当晚值班护士蒋琛,也和冯田园有同样发现。

“为 何回家要洗20多次澡?”李悦姐姐阿敏怀疑妹妹曾遭遇性侵。前天下午,她前往李悦和冯田园租住的房子,场面已经相当凌乱,“李悦在那天下午在家里几乎翻箱 倒柜,干净的衣服和脏衣服混在一起,后来警方又来调查了一次。”事发后,冯田园没有再独自住到出租屋。阿敏称,在屋内找到一条李悦的内衣,上面粘着不少污 物,“这或许是一个重要的证据。”

轨迹

10月20日

凌晨4点李悦和冯田园接到“勇哥”邀请,去雍华庭附近的一个大排档消夜。

凌晨6点 冯田园先行离开,李悦继续喝酒。

凌晨7点大排档老板苏女士称,“他们打了一辆的士,带走了那个漂亮女孩。”

10月20日

下午4点

李悦回到出租屋。冯田园发现其非常亢奋,“腿上手臂上脖子上都是淤青,整个人神志不清。”

晚9点30分

被送医后的李悦拒绝住院,返回出租屋。不久后喊口渴,喝了几口水后,突然死亡。

追忆

长辈眼中孝顺的乖女

如果不是遭遇不测,出生于1996年10月26日的李悦,在前天度过她的18岁生日。身高一米六八有一副姣好面孔的她,是家人也是周围朋友眼中的美人。如果不是接到冯田园打去的电话,家人还以为她仍在家乡卖手机,更不会相信她会客死他乡。

在 家人眼中,李悦是个孝顺的孩子。父母早年下岗,如今在浙江义乌务工,李悦三姐妹,大姐几年前远嫁河南,家里还有一个9岁的妹妹和奶奶。今年三月份,正在卫 校的李悦决定辍学,“后来就在老家一家手机店上班,工资不算高。”上班不到半年,她把每个月的工资几乎都寄给了父亲,“连续寄了4次,每次都有1600到 2000元。”姐姐阿敏说,今年父母想念小妹,李悦提前半个月就买好一些滋补品,准备带着小妹到浙江探视父母,“父亲一直身体不好。尽管工资不高,她为家 人花钱并不吝啬。”一个人在老家上学,李悦每次回家都会拿一张100元换成一元零钞交给奶奶,叮嘱小妹每天可以花一元买零食。而阿敏在整理李悦的遗物时, 发现钱包里仅有一毛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