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与保镖之间需要相互配合

    作为一保镖,必要的时候,要对雇主提出安全预防的要求。往往很多人都会有一个误区就是“我已经带了保镖,我的安全我的保镖负责。”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安全负责,生命是自己的。危险预防需要保镖和雇主之间的相互配合,不是简简单单的要保镖豁出性命去帮忙阻挡各种危险,危险也不是说能被挡住就被挡住的。

    像是美国总统,在安全方面也要乖乖地听保镖的话。的确有总统喜欢突发奇想地做些冒险的事,但他们当中却没有人会保镖对着干。美国的总统保镖有很大权力,他们可以直接对总统说“不”。在保镖行业,美国的立法很完善。保镖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法律上都写得清清楚楚。美国密勤局内有专门的法律处。总统保镖可以将工作时遇到的麻烦、困惑梳理出来上报给密勤局。密勤局会根据这些信息决定如何调整已有法律,或是否需要提出建立新的法规。如果需要,密勤局会将立法建议交给国会审议,国会审议通过了,再经过总统批准,这建议就变成了法律。而每一个密勤局工作人员,不只是总统保镖,都很清楚自己的任务、职责和特权。从大的方面看,法律规定,密勤局要执行任务,美国的所有军警、执法部门都要支持。安全为要,总统保镖可以命令一列正在行驶的火车立刻停下,可以只用一张纸条就让美国任意一家航空公司用飞机将他们送到他们想去的地方。甚至可以要求变更已经安排好的重大外事活动。保镖们有权对总统“耳提面命”,他们不让总统自己开车,不让总统独自外出。就算总统再不乐意,也没有办法和保镖在这些问题上讨价还价。然而对付倔脾气的总统,保镖还有一个杀手锏。如果总统执意违背保镖的意思,保镖就可以提醒总统“是国会派我们来的”——有三权分立的体制在,总统要受制于国会。

    美国法律对保镖的职责进行了明文规定:“对被保护对象的安全负责”,就算是雇主自己,也不能阻挠保镖行使职责。

    在国内,大多数的保镖帮雇主拎一下东西倒是很平常的事,不帮反倒显得有些奇怪。有的雇主甚至还喜欢对保镖吆五喝六,似乎出钱雇了保镖,就有权任意命令保镖做事。但是保镖不是保姆,保镖的两只手必须时刻准备好迎接危险。帮雇主提东西不是保镖的职责,还会妨碍保镖履行职责。所以雇主与保镖之间需要相互配合,相互信任,相互尊重。


私人保镖并不是“危险”职业
保镖自制力与意志力训练